铬系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铬系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今年的福利发少了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3 16:30:36 阅读: 来源:铬系厂家

黄小毛后悔得肠子都青了,他痛骂自己真不会说话,白搞了这么多年的宣传工作,居然会在祝酒词里出问题。

那天晚上六点,李厂长在副厂长和几位科长的陪同下,参加了水洗车间的迎新年庆祝活动。酒席上,李厂长挨桌为员工们敬酒,发表了感谢他们一年来辛勤付出的祝酒词。敬酒完毕,李厂长被一起陪酒的科长送回自己的坐席。水洗车间的几个大班长、技术员都给李厂长去敬酒了。作为与大班长、技术员平起平坐的科员,黄小毛怎能错过这个接近大领导的绝佳机会。给李厂长敬酒时每句话的神情语调神态,他默默在心里演练了多次。

好不容易熬完了班长、技术员们的敬酒,黄小毛端着盛满酒的酒杯,几步奔到李厂长跟前。“李厂长,我敬您一杯,祝在您的领导下,我们的腰包越来越鼓——”

李厂长满是笑的脸一下子凝固了,那让人愉悦的笑脸,刹那间变得平平展展。

黄小毛看着李厂长刹那间变化了的表情,身子像遭了电击一样,过了好一会儿,他才结结巴巴说完预先准备的话:“愿我们——屯远选煤厂——越来越红火。”

李厂长严肃巴巴的脸,在黄小毛那最后一句话的安慰下,这才舒缓起来,绽开了黄小毛愿意看到的笑容。李厂长举起了杯,接受了黄小毛的祝酒。

第二天一上班,黄小毛就被宣传科长批评了一顿。“你怎么能对李厂长说那样的话!你不知道那天李厂长收到过什么短信吗?也不知是哪个不开眉眼的,给李厂长还有几位副厂长发去了‘今年的福利发得少了’这样的短信。你想想,李厂长前脚刚收到这样的短信,后脚就听到你这样的祝酒词,心里能痛快吗?”

“科长,我真的不知道这些,那条短信也不是我发的呀!”黄小毛急切地说。

“我当然相信不是你发的,你要发怎么也比那句话要有水平有文采,你听听那短信的内容,发得还有点人性没有!离过年还有一个多礼拜,他怎么就能说今年的福利发得少了?我刚刚得到确切消息,过两天,厂里的福利陆续还要发……我相信不是你发的,可李厂长就不一定会相信你了,你还年轻,可不能在这些事情上犯糊涂。咱们搞宣传的,一定要做好舆论导向的宣传教育。”

黄小毛从科长办公室出来,又急又气,他恨死那个发短信的了,让自己担了这样的不白之冤。

水洗车间的一线工人,没有像黄小毛最初认为的那样觉悟低素质差,相反,做了几次宣传教育工作后,工人们纷纷开始说起厂里的好来,有的甚至义愤填膺地责怪起那个乱发短信的人。不过,也有工人向黄小毛打听,厂里除了这些将要发的福利,会不会再有额外的款项,年前会不会再发额外的钱。看着工人们眉开眼笑,听着工人们像是在为自己鸣不平的话,黄小毛心里有说不出的舒坦,他期待能有一位具有英雄气概的工人,能在这关键时刻,对厂级领导发去充满溢美之词的短信。

一连等了好几天,黄小毛也没有收获这样的惊喜。过年的气息越来越浓了,可不能让李厂长他们背上这样的心理负担与不愉快!想到这里,黄小毛就用朋友的手机给李厂长以及几位副厂长发去了这样的短信:今年屯远的福利胜过去年,祝我们屯远领导们新的一年心想事成,万事如意。

发了短信的第二天,黄小毛就满身愉悦地走进了宣传科长的办公室。

科长一脸喜悦地接待了黄小毛,问他有什么事。黄小毛就说:“科长,最近咱们厂领导有没有收到工人的短信?听说有工人又给厂领导发短信了,这一回是积极的拜年短信,有这么一回事吗?”

科长满脸愉悦地看了黄小毛一眼,不急不慢地说:“不要把任何好的希望都寄托在工人身上,你要记住,有些事情的最后解决,永远都是靠我们这些务实工作的干部们……啊,是有人给领导们发去了短信,这不,我也收到了一条。”科长说着打开手机中的那条短信,让黄小毛看。

“福利,是一个单位全体员工集体付出的共享,它不在多少,而全在决策层为员工为企业辛勤付出的那颗浓浓心意。祝我们屯远选煤厂的明天会更好,祝我们屯远领导班子带领我们屯远人走得更加幸福、安康。”

黄小毛字斟句酌地把短信看了一遍又一遍,这条短信,无论从内容到思想境界,都胜出自己那条匿名短信十万八千里。

在走出办公室的瞬间,黄小毛的脑袋突然灵光一闪,这条短信会不会是科长匿名发的呢?想到这里,黄小毛的心里有一股无名的幸福。搞宣传的不易,担当宣传岗位领导的人更是不易啊!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