铬系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铬系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团购网的千团大战市场空间犹存门槛将提高

发布时间:2020-02-11 03:58:16 阅读: 来源:铬系厂家

团购狂潮来势凶猛,千团大战功不可没。在过去几个月里,中国的团购网站,就像一夜盛开的梨花一样,快速发展到上千家并促成千团大战。

如此集中的能量爆发,堪比当年的“聊天室”“校内网”和“偷菜”。但这是一桩可以快速挣钱的生意,而且团购网站门槛很低,成本也不高,“做团购网站跟摆一个红薯摊没什么区别”,甚至一个人也可以干。目前占据最大市场份额的拉手网总裁吴波认为,团购网站“开辟了电子商务的新时代”。

美国的Groupon网是中国团购网站的榜样。靠低买高卖赚取差价,美国团购网站Groupon上线第7个月就已经盈利,当年营收5000万美元,上线一年半估值高达13.5亿美元。在商业模式向来不清晰的互联网行业,这是个奇迹,媒体称之为“史上最疯狂”“史上增长最快”。更神奇的是,Groupon的创立者29岁的安德鲁·梅森(Andrew Mason)并非硅谷极客,而是美国西北大学音乐系学生,直到25岁都认为自己将成为一个摇滚音乐家。

这是否预示着,人人都可以在新兴的网络团购这个行当里掘金?

千团诞生纪

3月4日上线的美团网,被公认为是国内第一家取得成功的Groupon模式,创办人王兴此前成功地创办了校内网、饭否等知名网站。美团推出的第一单生意,是一个打了五折的红酒体验套餐,当天卖出了79份,这迅速点燃了媒体和网民的热情。

互联网名人王兴高调进军团购网站的消息开始蔓延,团购由此成为公众话题。这让满座网的人有些尴尬。满座网早在1月16日就上线了,当时找朋友开的餐馆做了个试验,“感觉这事情是有搞头的”,于是想要“偷偷地搞下去,悄悄地赚钱”。满座网总裁助理徐远重如此向《中国新闻周刊》描述创业初期的情景:“那时办公室什么的都没搞,就几个人在咖啡厅里谈。”

美团网上线的消息发布后,吴波的团队也小小地紧张了一下。当天,十几个员工堵在吴波的办公室门口问:“吴总,咱现在怎么办?”吴波拿着黄历看了半天:“这几天没有吉日,咱再等等”。

3月18日,农历二月初三,“龙抬头”后的第一天,吴波的拉手网上线了。取“年年有余”之意,拉手网的第一单生意是办公室楼下餐厅的“开口笑鱼头王”,一共卖出了58份,时隔半年之后,吴波仍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笑言,“这也是个很吉利的数字。”

与吴波精心图吉利不同,林宁的F团在3月15日,也就是消费者权益保护日当天上线。“F团就是要做放心团”,林宁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:“我们想做一个更大的品牌,未来这个团购可能向很多细分的领域去发展,所以我们不想给自己太多的限制,这个F未来还可以有很多的扩展。”当天,曾经在网上做过三次团购、并发现“很赚钱”的王谟明团队,也推出了窝窝团,开通了北京、上海、广州三大城市。

这批在中国最早复制Groupon模式的创业者,很快引爆了中国的网络团购市场,并引来了互联网行业的大鳄。3月21日,阿里巴巴旗下的淘宝网站推出团购频道“聚划算”,凭借庞大的用户群和商户资源,团购日产品的销售额突破90万元。

拥有丰富用户资源的门户网站,也不甘落后。6月1日,某门户网站中首个进入团购领域。7月9日,国内某知名门户网站启用独立域名。三天后,新浪团购频道正式上线。

安徽淮南的戴书文也想趁机捞一把,但他的“最土”网站运营了一个月也没什么起色,因而索性改卖团购网建站模板,并于4月中旬最先免费开放了团购网的建站源代码。这一下子降低了团购网站的技术门槛,8月中旬,最土网的注册用户已经超过了3000名。

9月19日,中国网络团购史上首个行业高层峰会在杭州举行。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在此间发布的《2010年中国网络团购调查报告》显示,截至2010年 8月底,国内初具规模的网络团购企业数量已达1215家。其中尚未包括未开团、或已倒闭的256家团购网站,及刚开团或开团次数很少的小型团购网站。

与Groupon的创始人安德鲁·梅森同为美国西北大学校友的王启亨,本来只是帮别人做团购网站。为了推广这些网站,他又开发出一个导航网。王启亨发现,不断有别的团购网要求放在他的导航网页面上,甚至有人肯为之付费,这让他看到了商机。“团购导航网的价值可能要远远超过团购网本身”,王启亨的“团购导航网”在5月9日成立。

这个导航网目前已经收录了上千家团购网站,而收费项目的价格,也由最开始的300元半年,上涨到5000元一个月,“这个价格还会再涨。”王启亨非常佩服当初那个愿意出300元的网站,“目光真的很长远,他们真是占了大便宜”。

王启亨并不是唯一做导航的,据他了解,现在的导航网站至少有一两百家。“导航网站的出现是非常重要的,他会让消费者真正得利。”王启亨说,而导航就是要帮助中小团购网站成长,“团购导航网对业界的影响是非常深远的,他可能会超过单独的每一家团购网站。”

隐形的门槛

就在王启亨的导航生意日渐红火的同时,那些摩拳擦掌的团购网站发现,这个行业并非如传闻中所说的那样“没有门槛”。

目前在杭州市场名列前茅的应邀团6月11日上线,第一个星期砸了50万元人民币做推广,业务起步就在500单以上,好过此前先期上线的很多团购网站。但他们很快发现,售后服务并不简单。“我们从年前就开始考虑了,但精心准备到现在,还是会有很多投诉,还是有很多商家不配合。”在9月19日的业界峰会现场,应邀团购网市场总监高建华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他们做了一个月之后就停止了推广,8月、9月都在做内部调整,“最主要的还是公司对人员的培养,我们给客服、业务部门增加人员,再对商家进行把控。”

应邀团购网遭遇到的运营困境并非个案。7月27日正式上线的“我是团长”,是网上商城衣服网旗下的团购导航平台。他们本来打算做团购网,可是后来发现自己根本无法驾驭这个网站,不知道怎么弄货源,服务也跟不上,最后只好转做导航以发挥线上优势。窝窝团创始人王谟明也在9月19日的行业高层峰会上感叹:“这个行业也不是一马平川,是一个大水坑,大家都往里跳,但是这里水很深。”

其中的关键在于,要给用户很好的线下体验,这就需要有强大的运营团队。在拉手网CEO吴波看来,团购网是中国互联网有史以来最难提供用户体验的一种网站,“购买是在你的网站上,但是消费在第三方在商家那里,不是哪个公司能够内部控制得住的。”他认为,“中国的现实就是,要想提供很好的服务,就要有大量的地面人员,所以我们坚定不移地不断加人,不断扩充地面团队。”据吴波透露,拉手网在全国的人数已经超过500人,“估计年底之前超过1000人。”

凭借着快速跑马圈地,拉手网覆盖的城市已达100个,并以20%的市场份额领先。吴波的目标是,明年底扩张到380个城市,“3G信号能到的地方我们都去”。他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:“我们现在关键不是盈利,我们要占地盘占份额,要在尽量多的城市做到第一。”

吴波在1999年创建了焦点房产网,并于2003年底卖掉,但他这次希望亲自把拉手网带到上市。“我的目标是创造出100个千万富翁”,他说,现在害怕淘宝等,“人家进来了,不代表人家把牌都出了,等人家最后亮出王牌,你就完蛋了。”

尽管还说不清楚这个“王牌”到底会是什么,但淘宝等强大的用户和客户资源以及品牌优势,已经逼着吴波拼命往前跑、拼命融资。拉手网在3月18日上线后,吴波4月份就开始谈风险投资,5月份拿到钱,6月份扩全国,“我最担心跑得不够快,还要更快。”

并不是所有网站都会像“拉手”那样快速扩张。这个从技术上看只需要100元就能建起团购网站的商业模式,在进入行业之后的竞争门槛非常高。目前融资累计达千万美元级别的除了拉手网之外,还有酷团、阿丫团、满座网等,其余主流知名网络团购企业均受到不同程度的投资。

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在一项关于融资需求意向调查中发现,收到反馈的近200家网络团购企业问卷中,96%的企业具有融资意向,而这96%的企业中,已经得到不同程度融资的只有12%。

眼下,团购网站融资的门槛已经越来越高,风投亦愈发谨慎。“敢投的VC已经投了,没投的也不会再投了。”拉手网CEO吴波说,一开始有很多人想投的,但有些人意志不坚定、犹犹豫豫,现在看到有着庞大用户资源的糯米相继参与竞争,“意志不坚定的人就不敢投了。”团购导航网的创办人王启亨也向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记者证实,曾经有创投公司专门找到他了解这个行业,“主要是民间资本为主,但是他们犹犹豫豫的,到现在一家也没投。”

杭州大企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裁崔立标主持了9月19日的行业高层峰会,他在会后接受《中国新闻周刊》采访时表示,尽管关注这个行业很久了,但目前也还是想再看看, “所有的投资商都是冲着能够达到IPO级别的,但是能够达到这级别的非常有限。”他说,他比较看好那些原来已经有用户而且社区成熟的,“要么你掌握商家资源也行,关键是看你手里有什么,必须要有一定的优势。”

市场空间犹存

Groupon是“团”(Group)和“优惠券”(coupon)的合成词,每天只卖一样产品或服务,以价格低廉吸引一定数量以上的购买者,然后收取商户一定比例交易提成作为回报,如果不到最低团购人数就取消交易。

该模式的诱人之处在于,现金流很丰富,这也是小团购网站能够生存的主要原因。“现在我们每天都有好几十万的进账。”满座网总裁助理徐远重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这个钱并不会直接付给商户,而是先预付百分之二三十的款项,在活动进行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再付一部分款,而最后的结算要等到整个活动结束,“这样就会产生大量的资金沉淀。”

尽管依然赚钱,但Groupon网在中国的模仿者们所收取的提成大多在10%到15%之间,远远不及 Groupon高达30%到50%的比例。拉手网的吴波在Skype上跟21个国家做团购网的人交流后认为,“北京是全球团购竞争最激烈的市场”,他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:“在这里成熟的公司,打遍全球没有敌手,我们用的方法别人根本打不过我们。”

为了在竞争中站稳脚跟,吴波最新的“创举”是,推出一天多团的个性化服务。突破了Groupon一天一团的传统,拉手网有时一天推出8单,吃喝玩乐都有,“这么多单的情况下,我们一定要做个性化,一定要有位置信息,所以我们根据用户所在的位置、喜好、以前购买的历史来推送不同的团购服务信息给他。”

竞争如此激烈,新进入者是否还有空间?吴波在接受《中国新闻周刊》采访时认为,个人创业者现在想进来就不要做全国市场,“做垂直的,区域性的,还是有很多机会。”

这并不是吴波一个人的看法。比如,团购导航网创始人王启亨国庆期间在桂林旅游时就发现,当地很多人还不知道团购,他因而更进一步坚信,市场空间还非常巨大,团购的影响力远远没有达到应该能够达到的,“现在参与团购的,还是一批在北京上海这些地区比较潮的人。”

在9月19日的行业高层峰会上,中国电子商务中心发布的调查报告也建议,此时开发城市目标可以瞄准仍未形成激烈竞争或未开发的市场,如长沙、沈阳等其他城市,对具有充裕资金且的团购网站可先避开竞争激烈的地区,在未开发区域先入为首。

但主管部门的监管认证或将加大个人创业者的进入难度。商务部下属事业单位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(CIECC)9月29日在其官方网站表示,由其制定的我国首个《电子商务信用认证规则》将于10月底发布并试行。其中,目前受关注度最高的团购网站是此次信用认证的重点对象。

具体认证程序是,认证企业首先需向中国商务信用平台递交全面详细的申报材料,申报获得备案后,中国商务信用平台将针对网站及企业商务信用进行全面评测。目前,该平台已经开始受理网站信用认证申请。随着这一认证的逐步推广,团购网站的门槛可能会越来越高。

免费玄幻小说

盗墓笔记4:蛇沼鬼城

宠物新闻头条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