铬系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铬系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亲历战争老兵刘翼燕讲述西藏和平解放的历史《新闻》

发布时间:2020-11-12 17:49:59 阅读: 来源:铬系厂家

亲历战争 老兵刘翼燕讲述西藏和平解放的历史

今年是西藏和平解放60周年。60年前,老兵刘翼燕亲历了这段历史。一个甲子过去,83岁的刘翼燕对那段岁月记忆犹新。近日,已经定居香港的刘翼燕与宁安农场的亲友相聚。回忆起那段历史时他说,西藏和平解放标志着西藏农奴制度的终结。60多年来,西藏经济社会发展取得了辉煌成就,人民生活不断改善和提高。胜利是令人喜悦的,但和平解放的道路却充满艰辛,今日幸福实在来之不易。

到西藏去,练习吃酥油和糌粑受表扬

1948年冬天,刘翼燕报名参军,1949年时参加了渡江战役。1950年时,他随所在的18军入川参加成都战役。刘翼燕告诉记者,就在一片解放的欢乐气氛中,突然传来进军西藏的命令,部队里为此还举行了动员大会,宣读了毛泽东主席发来的电报。“当时我二十出头,没有一点思想负担。只是那几天牙痛,很少说话。区队长认为我情绪不高,就找我谈话,问我对进藏有何想法,我说没有。他又说,这几天你为啥情绪不高,话也不说?我指着嘴说:你看不出我嘴肿着,我牙痛。一场误会解开了,他连忙赔礼说:对不起。”

为适应进藏需要,部队展开了生活高原化的训练。战士们自动背上石头、绑上沙袋负重行军,练习野营、野炊和体能。“我开始只能背三四十斤,后来逐步增加到七八十斤,有的战士能背一百多斤呢。然后是学习藏语和藏文,生活习惯上也要做准备。最难的是学吃酥油、糌粑。那时说这是藏民的主食,常吃可以抵御寒冷,爬山不会气喘和胸闷。开始学吃时咽不下去,就会受到批评,吃了就会得到表扬。”刘翼燕说,为保证顺利进军,那时西南军区还抽调大批工兵和18军一起,抢修了雅安到甘孜的公路。为了保证进军,抵御雪山高寒、低压缺氧和强紫外线光照带来的冻伤、雪盲和各种高山症,部队还从全国各地采购了皮衣皮帽、帐篷、防潮雨布、风镜、药品等一批适用于高原环境的军需给养物品。万事俱备,只待进军令下。

泸定桥上背米,差点掉进大渡河里

党中央和毛主席在确定进军西藏的同时,就制订了争取和平解放的方针。但尽管党中央一再召唤并做了许多争取工作,西藏上层亲帝分裂主义分子却拒不接受和平条件,还屯兵在以昌都为中心的金沙江西岸一线。因此,要解放西藏,必须突破金沙江并拔掉昌都这颗钉子。

刘翼燕还清楚地记得,1950年2月初,18军52师154团作为先遣队前往甘孜。当时国民党溃兵、土匪和地方封建势力纠集在一起,在川西一带烧杀抢掠、破坏公路,还常偷袭我军。在62军协助下,先遣队一边剿匪,一边前进。3月初到达甘孜,并设立了前进指挥所。这时,18军53师的另一个先遣支队也进驻到巴塘。这样,18军在金沙江东岸建立了一南一北两个渡江基地。这时刘翼燕所在的155团从眉山出发,乘汽车到了雅安,准备翻山过河。

二郎山、大渡河、泸定桥,今天听到这些富有传奇色彩的地名,依然让人心潮澎湃,它们在刘翼燕的记忆中也镌刻下深深的印迹。刘翼燕回忆说,当我们部队翻越二郎山时,突然下起大雨,那时的公路非常简易,车容易打滑,人员只好下车爬山。没想到爬到山顶天也放晴了。翻过二郎山就到了大渡河边的泸定桥。那时汽车不能直接开过桥,要把汽车拆开,用牛皮船运过河再组装,解放军就背着米和装备,一点一点运过桥。泸定桥的桥面,就是在几道铁索上铺上木板,桥板离河面有十多米,下面河水波涛汹涌。人走在桥上面,铁索左右摇摆,上下颠簸,胆小的人走不多远,就吓得趴下了,得别人扶着才能过去。刘翼燕来回背了几次米,因为桥上往返的人很多,摇摆得厉害,有一次差点被晃下去。

一首《康定情歌》让康定城名扬天下,这里也给刘翼燕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他说,那时康定城中汉藏居民都有,房屋和院墙大都是石头垒成,大家和睦相处。康定商业比较兴盛,大宗交易多为四川的盐、茶和西藏的皮货、药材。当时,在甘孜过的中秋节,更让刘翼燕记忆犹新。他说,过了康定城就进入藏区了,人烟越来越稀少,特别是过了折多山口后,山一座比一座高。气候变化也大了,天特别蓝,云特别白,可是走着走着,狂风骤起,天昏地暗,山上的小石块都被刮得乱滚,不戴风镜沙子就直朝眼睛里打。当地藏民说,这还算气候好的季节呢。他们有句顺口溜:“正二三,雪封山;四五六,淋个透;七八九,正好走;十冬腊,学狗爬。”部队是9月初出发的,正是“正好走”的季节,真想象不出其他季节天气如何恶劣,道路如何艰难。到达甘孜时,刚好要过中秋节了,雪山上月亮格外亮,让人不觉想起家乡过中秋节的风俗,夜晚和几个小伙伴到田野里去“摸秋”、耍火把,而在这里,白雪皑皑,人们都穿上皮袄了。

解放昌都,追击敌人脚上的血泡和鞋粘在一起

历时19天的昌都战役,为和平解放西藏打下了基础。刘翼燕说,为了教训那些妄图分裂祖国的分子,1950年10月初,开始了解放昌都战役,18军只用了4个团就消灭了藏军主力。

刘翼燕回忆说,要去昌都,就要先过金沙江。过江时,他所在的营只有两条牛皮船,每船只能坐20多人,江面虽然只有100多米宽,但水深流急,牛皮船不好掌握,友邻部队过江时曾翻过船,人和马掉下江都没能救上来。“等我们全营过了江,已是晚上10点钟了,但没顾上休息就要接着爬山。那时下着蒙蒙细雨,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,战士们顺着羊肠小道慢慢往上爬,路边的沟也不知有多深。爬到凌晨4点时,问藏族向导:山还有多高?回答说才爬一半。营部命令搭帐篷原地休息,大家因过度疲劳,谁也没搭帐篷,靠着背包就睡着了。就这样,过江五六天后都没睡一个像样的觉。在走到生达时,大家正准备宿营,上面又传来命令:停止宿营,连夜追击西逃之敌。大家就不分昼夜地追击,十多天没脱过鞋,腿、脚都跑肿了,脚上磨起的血泡和鞋粘在一起,鞋都脱不下来,只能利用吃饭前很短的休息时间,用刺刀把鞋割下才能换鞋。”

面对人民军队,藏军溃逃得很快。刘翼燕讲,10月19日,人民解放军在北线的左、中、右三路大军先后到达昌都近郊,围堵住想撤逃的藏军。当天晚上,右路骑兵就进入昌都,第二天他们部队也进城了,受到城中藏族百姓的欢迎。经过协商,藏军放下武器,昌都战役胜利结束。刘翼燕动情地说,昌都解放为和平解放西藏打开了大门,没多久,解放军进军拉萨,驱逐帝国主义势力出藏,西藏和平解放。

作为西藏历史变迁的亲历者,刘翼燕见证了西藏的巨大变化。按照他自己的话说,60年来,西藏从黑暗走向光明,从落后走向进步,从贫穷走向富裕,从封闭走向开放,已成为文明、和谐的幸福家园。

(责任编辑:臧淼)

邯郸县广胜劳保用品经销部

金鑫铜门厂

深圳立信通讯贸易有限公司

广州佳城真皮皮带批发部

相关阅读